各位朋友大家好,欢迎您进入solidot新版网站,在使用过程中有任何问题或建议,请与很忙的管理员联系。
adv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9月17日 10时18分 星期五
来自
尽管已经写了一次元宇宙,但是直到国内元宇宙概念股像捆了火箭式的往上窜,还是有很多人没能清楚地为“元宇宙”下一个定义,包括我自己。像 “由AR, VR, 3D等技术组成的虚拟网络世界”这些描述都比较模糊。所以,这次我打算为大家和自己,做一个元宇宙概念定义和普及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9月10日 18时05分 星期五
来自
即使是哈利波特作品的路人,也很容感受哈利波特的号召力。 比如,现在是9月10下午3点钟,如果你打开一个名为“北京环球度假区官方”小程序,会发现在这个尚处于试运行的景区里,“哈利波特与禁忌之旅”项目的排队时间最长,高达两个半小时,更加刺激惊险的“侏罗纪世界大冒险”比它少了一个小时,“变形金刚:火种源争夺战”排队时间更是只有它的一半。 还有,这个星期网易开发的“哈利波特网游”开服,也已经上了两次热搜。 无论是线下的游乐场,还是线上的游戏端,哈利波特IP对粉丝们的影响力,如同秋天的花粉,对过敏患者的鼻子的作用力,是那么地立竿见影和显而易见。 哈利波特的价值还在于,它可能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,最后一个全球文化IP了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9月03日 16时03分 星期五
来自
起对了名字,事情就成功了一半,这句话来形容「元宇宙」概念的爆发流行应该是才合适不过了。 在所有的元宇宙研究报告中,必然会提到,这个词来自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《雪崩》,因为作者在书中构想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Metaverse,也就是元宇宙。 但是,与元宇宙此类似的概念,前有1984年出版的《神经漫游者》Neuromancer,后有1999上映的电影《黑客帝国》The Matrix,无论哪一个都比《雪崩》的影响力大。但一帮大佬偏偏选了《雪崩》的Metaverse,作为网络世界将与现实世界平行概念缘起,我只能理解为Metaverse这个名字起的好。无论中文、英文,元宇宙都高端大气上档次。与之相比,Neuro“神经世界”,和Matrix“子宫/矩阵世界”就要逊色的多了。 更何况,最近一坨好莱坞电影都把「平行宇宙」,作为故事编不下去的万能灵药,比如复仇者联盟等。元宇宙,毫无疑问也借了这些电影的高光。 名字起的好,是成功的一半,但是元宇宙的发展,依然需要从概念到落地的另一半,谁是推动元宇宙发展的原动力? 能量,可能来自于如下三方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8月26日 14时46分 星期四
来自
库克在刚上任苹果CEO的十年前,经历了所有我们能想象的舆论灾难,无论是吐槽“丑出天际”的iPhone7,还是唱衰“违背祖宗”的扁平化设计。 然而事实却几乎与“所有人”愿违。库克掌舵10年,市值涨了6倍。不夸张的说,从现在,到库克将退休的可见未来,我们应该看不到苹果衰退的那一天了。 库克可能没有乔布斯对于技术潮流的真知灼见,也没有创始人的形象光环,但是他几乎做对了,一个传奇领袖的接班人应该做的所有事情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8月19日 11时53分 星期四
来自
一旦顾客把商品用出了问题,他似乎就不再是顾客,而是潜入了顾客组织内部的叛徒,比如蔚来的第501名车主。 蔚来的汽车卷入了一场有关“自动驾驶”的交通事故。蔚来的500个车主,发了一封比蔚来更长的声明——说自己从来没有被蔚来的宣传误导过。他们清楚的知道,如果驾驶蔚来汽车的时候引发了事故,责任一定是驾驶员自己的,和蔚来是没有关系的。 和这500名车主相比,遭遇事故的第501名车主已经遇难,没有任何发言权了。但是从其家人的声明来看,他作为车主的认知和体会,和这500名车主不一样。 这500个车主的声明,证明蔚来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,因为他拥有最了不起的客户。500车主声明的背后,是蔚来对于舆论抨击的心有不甘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8月12日 14时53分 星期四
来自
不知道为啥,小米的大型活动,最后出圈的经常不是产品,而是段子。上次是花两百万换Logo被嘲讽,这次是雷军在会议室里被投资者训得冷汗直流。如果小概率事情,总以大概率发生,这可能就不是偶然,而是某种必然。 不过,这和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没什么关系。我们今天要说的是关于“忆苦”的问题。因为,“忆苦”是有风险的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8月04日 10时16分 星期三
来自
动笔写文章之前,我还专门看了一下啥叫「批评」。按维基百科的解释,「批评」主要说的是:指出事物的负面或是缺点,从而作为改善事物的提议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说“中国游戏产业是精神鸦片”应该不算是批评。因为在全世界范围,涉毒罪都是重罪,我实在想不出,如果把游戏业定性为鸦片,还有什么改善空间可言。 当然,这不是说游戏业没有被值得批评的地方。如果我们把针对游戏产业的批评,限定到具体公司、具体产品的具体行为上,而非把一个行业都做有罪定论证的话。那某些游戏巨头应该被批评的具体地方还是挺多的,比如以下这两点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7月31日 12时38分 星期六
来自
培训机构产业最近遭到的政策打击,肯定不是黑天鹅,而是灰犀牛。很多上市公司的市值一年不到跌了9成,简直是灰犀牛撞到了闷头贪吃的黑天鹅身上,场面相当凄惨。 可是很多人说,培训机构以后就是灭亡的命运,我是万万不能同意的。摆在培训机构眼前的还有一件事,那就是「转型」,而培训机构的转型有三条康庄大道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7月30日 10时49分 星期五
来自
每届奥运会开幕都会设一个宣誓环节,今年的宣誓环节还特别创新,由教练员、运动员和裁判员一起进行宣誓。当然,虽然形式变了,内容还是没多大变化的。当然,就算变化大,宣誓也保证不了公信力。 一方面,这种“代表”的制度就很有问题,这些成员来自不同国家、地区,代表不同组织,本身就是竞争对手,谁能代表谁。现在移动互联网这么发达,其实应该每个运动员、裁判员下载一个宣誓APP,集体连麦宣誓进行才对。 另外一方面,宣誓这东西怎么看,都是针对好人的,顶多是仍心存善念的坏人。毕竟只有好人才在乎自己发过的誓,对于坏人来说,坏事都做了,怎么还会在乎自己发过什么誓。更何况,这个誓言,还是别人替自己发的。所以每次看到这种发誓,总让人联想到早晨街边某些商铺的员工操,口号是很响的,效果是没有的。所以,这种宣誓到底能起什么作用,其实对观众们的说服力不强。我们就姑且把它当作一种仪式感吧。 但是,与运动员吃兴奋剂作弊相比,通过裁判作弊其实是更让人觉得可怕的做法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7月21日 16时02分 星期三
来自
历史第一次,现代奥运会修改了口号,在“更快、更高、更强”之后,加上了“更团结”。鉴于缺什么,才会补什么。所以,显然目前的世界很不团结,或者说很需要团结。起码谈到气候变化,我们就很不团结。 对于全球气候变暖,一直就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解读。第一种观点认为,人类活动造成的碳排放,加剧了全球变暖,要立刻行动起来阻止情况恶化,这是联合国体系下的主流语境;第二种观点认为,地球气候变化有其自然规律,人类活动造成的影响,对整个地球的气候周期来说,实在是微不足道的,比如明朝的小冰期,鄱阳湖都结了冻。所以,有气候历史学派认为,明朝实际上是毁在天气变化手里。当然,信奉第二个观点的人也不少,比如美国前总统特朗普,他一手导演了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。 两种观点初看起来是针锋相对的,不过我倒觉得争论的背后,其实有一个统一的逻辑......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7月19日 14时34分 星期一
来自
蒂姆·伯纳斯-李(Tim Berners-Lee)是万维网的发明人。我们现在能够用浏览器在www网站,搜索、浏览、提交信息,都依赖他在1989年做出的工作。有个名词叫“上网”,上的就是这张“www万维网”。 万维网显然是一项了不起的发明,完全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,让麦克·卢汉设想的“地球村”成为可能。万维网的发明也很有故事性——它是伯纳斯李在欧洲核子研究组织(CERN)工作时,用业余时间搞出来的。CERN主业是粒子物理实验室,也就是研究怎么通过高能粒子碰撞,发现物质本源。所以伯纳斯李后来说,很感谢当时的领导允许他不务正业。 话虽这么说,可是伯纳斯李发明万维网的初衷是实实在在地为了工作,解决一个工作中的麻烦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7月09日 16时27分 星期五
来自
因为滴滴的IPO,运行了20年的VIE架构大概要走到尽头了。原因在坊间已经有诸多猜测,但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一个词,那就是「数据」。 我们没有必要为滴滴IPO事件的背后原因再增加一个猜测,不过对于数据问题的重要性,怎么分析都不为过。 过去的20年,是互联网产业繁荣的20年。消费者数据的井喷,也直接推动了人工智能革命的诞生,我们对数据的崇拜也达到了顶峰。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话就是——“数据是石油”。 然而,认为数据等同于新时代的石油,却是一个相当残缺的认知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7月05日 11时14分 星期一
来自
除了上汽的股东,应该很少有人会关注上汽董事长陈虹在股东大会上讲了什么。除非,他突然提到了华为。 陈虹的原话是这样的:“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,上汽是不能接受的。这就好比有一家公司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,如此一来,它就成了灵魂,而上汽就成了躯体。对于这样的结果,上汽是不能接受的,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” 我想陈董事长讲这番话,从内心来说是不突然的,他应该是在回应外界对上汽的灵魂三问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6月21日 18时14分 星期一
来自
从表面看水面,或者平静,或者大江东去,总是沿着一个方向奔涌。但是海洋学家在半个世纪前发现,哪怕是汪洋大海,水的流向也并非整齐划一。在流向统一的表面洋流之下,还有中、深、底层不同的水流层,它们的流向、速度都不尽一致。虽然这些「潜流」不易被发现,但是它们对海洋运行的影响,对气候季风的改变,却不见得比表面的洋流小。 这不仅让人想到,在商业、文化中其实同样存在这样的潜流。我们很容易对存在已久的事物见惯不惯,习以为常,这是表面的流行,但是或许也早有一股潜流在呼唤新的变化。乔布斯就可以被定义为一位擅长潜流的发现者,他不觉得手机只能用来通话,人们早已希望随身携带一部电脑。于是,乔布斯用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。潜流早于风口。 所以,「潜流」作为奇客故事(ID:cybergushi)的一个新栏目,我们希望发现有潜流特质的人和事。今天要讲的,是高群耀和他的电影故事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6月11日 15时53分 星期五
来自
教育焦虑已经成了全民话题。去年以来,从舆论导向到配套政策,似乎也在回应这个问题。其中一个手段是「分流」,也就是在社会关注度最高的高考之前,把学生分流到不同的教育层次。 这种措施已经实打实地在进行了,比如高考虽然关注度高,但它不是难度最大的考试,因为它的录取率有75%,而高中的录取率在未来会保持或迈向50%。 这种「分流」能解决教育焦虑吗?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4月30日 17时35分 星期五
来自
有模糊地带的地方,就是容易发生争执的地方。 好比说城市“耶稣撒冷”吧,它是重要的宗教圣地,但更准确的说,是几个重要宗教的共同圣地。这片土地的荣耀归属,也就成了一个模糊地带,无数的战火就因为这份“模糊”而引燃。 现在看起来,智能汽车,正在创造数字经济时代一个的模糊地带,一个新时代的“耶路撒冷”,那就是事故责任的认定。 汽车只要上路,就难免发生交通事故,而交通事故的定责过程,就是厘清模糊地带的过程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4月23日 09时31分 星期五
来自
汽车业维权经常出大新闻。 比如: 二十年前,武汉一个车主砸掉了自己未能维权成功的奔驰车,成为汽车车主用激烈手段维权的先驱。 两年前,又发生一起奔驰维权大事件,一个女车主坐在4S店奔驰车顶哭诉的视频席卷全网。 而就在几天前,上海车展,一位“特斯拉刹车门事件”女车主的维权,又创造了一个中国汽车市场维权的新标志性事件。 在高层舆论介入之后,在特斯拉提供了部分数据之后,特斯拉刹车门的是非曲直,应该很快会有结论。 但汽车维权的这出戏码,二十年来都没学会换剧本,即维权的成功与否,取决于谁能“搞出动静”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4月16日 12时34分 星期五
来自
入局造车这事,已经变得比较庸俗了。一眼望去,似乎人人都在造车。有互联网体系的滴滴和百度,做传统生意的恒大地产,做智能硬件出身的小米和大疆,以及自己不造车、但和传统车厂联手造车的华为。当然,还有一直在回国路上的贾跃亭。 人们似乎达成共识,智能手机的下一站,很可能就是汽车了。但我认为,汽车就算看起来多么像一个装了四个轮子的手机,也依然不是那个人们期待的下一个信息工具。智能手机的价值在于「信息」,新能源/智能汽车的最大价值,则在于「时间」。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4月09日 13时43分 星期五
来自

一位货车司机,因为北斗掉线而选择自杀结束生命,这是「货拉拉用户跳车事件」之后,货车行业的第二起科技事故。

回看「货拉拉事件」,司机和客户之间的怒火,来自于女孩用满了平台所规定的免费等待时间,又拒绝了司机的协助付费搬运。

而货拉拉的整改措施(包括行程录音、行驶记录仪、逾期预警等),没有一个能缓解司机的不满,没有一个能化解跳车乘客的惶恐。说白了,货拉拉的系统整改主要强调「事故后的法律追责」,却没有对「缓解司机和客户之间的情绪冲突」做任何改进。

而这种情绪冲突,却又是货拉拉系统造成的。这就像给屋顶凿了一个洞,然后底下放一个盆接水,却不想着去补屋顶。

错误价值观的背后,是技术系统对“人情”的视而不见。正如「北斗货车事件」,也是技术系统与人情之间的冲突。查看全文

奇客故事
wanwan(42055)
发表于2021年03月31日 18时38分 星期三
来自
小米昨天宣布了一件大事,雷军终于决定开始「造车」,而且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。虽然小米官方已经对造车否认了无数次,但多数人都认为「小米造车」只是时间早晚而已,雷军完全不可能放过如此大的一个市场机遇。 有人觉得这对雷军是一次跨界,可对于当年做软件出身的雷军而言,从「智能手机」到「智能汽车」的跨界,其实远没有当年雷军从“做软件”到“做智能手机”远。不过,车的事情还有机会谈,我更想聊一聊另外一件小事,那就是小米换Logo。 小米肯定没有想到,200万换一个Logo的新闻,竟然比小米造车更有轰动性。不过这事的戏剧性确实挺强的。